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在线留言 > 文章列表

15年后再见 妈妈却叫不出女儿的名字

作者:福建省医学会血液病学分会 来源:www.fjhematology.org 发布时间:2018-04-22 15:31:28
 

15年后再见 妈妈却叫不出女儿的名字   潘小莉昨天见到分别15年的妈妈“王春芳”,也见到两个弟弟,当晚一家人回到涪陵见了外公、舅舅   昨日,綦江区打通镇大罗天星村,神志不太清醒的妈妈不认识自己,女儿潘小莉把15年的思念和委屈变成一声仰天大叫。 本报记者 甘侠义 摄   后续   胡家两兄弟   帮妈妈找妈妈   下着毛毛细雨,雾气在山峦间回荡。昨天中午,一夜未眠的潘小莉和家人、朋友5人一起,带着大包小包的零食和水果,开车从主城赶往綦江打通镇天星村,一路上,她的脸上时不时浮现着笑容,“要见妈妈了,心情好复杂。”   妈妈还记得我吗?   潘小莉今年24岁,老家涪陵复石人,目前在九龙坡黄桷坪经营一家服装店。11日,重庆晨报报道《胡家两兄弟,帮妈妈找妈妈》一文,引起广泛关注。涪陵警方通过多方查找,11日晚联系上潘小莉,文中的“王春芳”疑似她失联15年的母亲。   在民警帮助下,小莉看到图片上正是有时神志不太清醒的妈妈。当晚9点,小莉哭着给在宜宾出差的老公唐先生打电话,“我找到妈妈了。”得知消息,唐先生连夜回到重庆,陪妻子去接离家多年的妈妈。涪陵老家的亲戚得知此事,也高兴得睡不着,在渝北区工作的表哥王君宏也要一起去接二姑。   妈妈不叫“王春芳”,叫王春淑,今年45岁。2002年小莉只有9岁。有一天,妈妈去外公家串门,神志已有些不清醒,当时她想打外公,但被三舅制止。在那之后,王春淑就再也没有回家。   一路上,小莉不断向知情者问起妈妈和两个弟弟的情况。她重复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不知道妈妈是不是还记得我,会不会跟我走”。   前不久,小莉还到綦江梨花山旅游过,“没想到妈妈在这里,还离得这么近。”   妈,你晓得我是哪个不?   下午3点,重庆晨报记者和潘小莉一起来到天星村,绿竹掩映的农舍前,院坝里站着好些人。听说“王春芳”的家人前来认亲,村民们都来了。   此时,“王春芳”站在院坝里,黑色夹克、深色外裤、梳着两个辫子,对着田坎上走向她家的人嘿嘿笑着。   在田坎上远远看到“王春芳”,潘小莉眼眶泛红,紧皱眉头,努力克制着情绪。潘小莉在堂屋放下礼物,喘了口粗气,转身跨出房门,叫着“妈妈”,跑向“王春芳”。   她再也控制不住情绪,一把搂住妈妈的脖子,像小时候撒娇一样。“王春芳”也笑着伸出手,环住小莉的腰。小莉忍住啜泣,不停问着“妈妈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妈妈你晓得我是哪个不”……   胡国全眼中含泪,和其它村民站在一旁,小声说着“像,太像她妈妈了”。潘小莉和“王春芳”眉眼间几乎一模一样,一看就是母女。   “这就是小莉的妈妈,不会错。”盛娇娇是小莉的发小,她和小莉出生相差一月,小时候还吃过“王春芳”的奶。12日一大早,盛娇娇就从涪陵来到重庆,和小莉一起往綦江赶,“15年了,真心为她高兴。”   始终叫不出女儿的名字   潘小莉忍住哭泣,扶住妈妈,小心翼翼地问妈妈:“你晓得我是哪个不?我是你女儿。”“王春芳”笑着说:“女儿不要哭。”   潘小莉问妈妈“还记得我的名字不?”   可再三启发,“王春芳”总是答非所问。“王春芳”说起好几个人名,包括盛娇娇妈妈、小莉爸爸、以前的邻居……却一直没有“小莉”两个字。   潘小莉松开扶住妈妈的手,“我是你的女儿啊!”说完仰头大哭,“你啷个想不起我了啊。”村民看到这一幕,有的悄悄抹泪。   老胡搬出条凳,让小莉和“王春芳”坐下聊。小莉扶着妈妈坐下不久,表哥王君宏正好从学校接回胡春红、胡军两兄弟。两兄弟老远看到妈妈和小莉坐在一起,一路飞跑过来,站在小莉旁边小声喊了声“姐姐”。   “他们两个说终于可以见到姐姐了,一直念叨不停。”王君宏看到“王春芳”也是难掩激动,他提醒二姑“他是君宏”。   “王春芳”立即说出“王君宏”三个字。   胡春红、胡军接过姐姐小莉带的礼物,不停在人群中穿梭,蹦跳地说终于见到姐姐了、还有个表哥。   当晚回涪陵见外公   老胡坐在一旁抹泪,看到“王春芳”找到家人,他真的高兴,“这是我一直以来的愿望。”   小莉拉着老胡的手,她感谢胡叔叔这些年对妈妈的照顾,“多亏叔叔,这些年才没让妈妈受苦。”   两兄弟“帮妈妈找妈妈”已有了结果,但“妈妈的妈妈”外婆两年前已经过世,家里还有外公、姨妈、舅舅、表哥、表姐。小莉问胡春红、胡军两个弟弟,愿不愿意去涪陵见更多的亲戚,两兄弟点了点头。   征得老胡的意见后,小莉与丈夫载着胡家两兄弟和妈妈,决定当晚回涪陵老家见更多的亲戚。   妈妈手很巧也很勤快   在小莉的记忆中,妈妈王春淑一直神志不太清醒。以前,妈妈也会外出,她最常去的地方就是外婆家,步行要两个多小时。每次去玩一段时间,妈妈就会自己回来。每次都这样,即使有时离家一个多月,最终都会回家。可这一次离家,整整15年。   妈妈离家后,家里没有妈妈的照片,小莉想念妈妈时只有拿出妈妈的身份证,妈妈的容颜只在这一寸照片上。“身份证一直放在钱包里,可前年钱包被人偷了,连唯一的照片都没了。”   爸爸潘仁友很爱妈妈,2002年,他特地申请1000元贷款想要给妈妈治病。可贷款刚拿到,妈妈就不见了,家里至今还保留着那张贷款证明。   妈妈的手很巧,也很勤快。编头发、洗衣,她都很讲究。   随着时间的推移,爸爸潘仁友到涪陵打工,小莉长大后也出外工作,忙碌起来,找妈妈的事就一度搁置。   胡家兄弟的兴奋:   我们也有外公舅舅了   胡春红、胡军两兄弟自打记事起,就知道自己的妈妈和别人的妈妈不一样。说话含糊、来路不详。父亲老胡一人扛起全家的生计,他很尊重王春淑,这些年并没有让她受委屈。   随着两兄弟长大,老胡和孩子都想知道王春淑来自哪儿,“王春芳”到底是不是她的名字。尤其是两个孩子,别人有外公外婆、姨妈舅舅,可对小哥俩是一个遗憾。他们想见更多的亲人,想知道妈妈以前是怎样的人。   来到天星村后,王春淑就再也没离开过这个村子。老胡一直有个心愿,想要为王春淑寻亲。   老胡将心愿告诉两个儿子,儿子平日也会有意识地留心能找到妈妈的消息。一次,学校来了一群爱心人士,对他们进行对口帮助。两兄弟将这一信息告诉给热心网友“yangge”,这位网友将胡家兄弟的情况发到论坛,引起关注。   老胡说,这次太谢谢重庆晨报了,现在王春淑找到亲人,非常高兴。他同意两个儿子去涪陵见外公、舅舅、姨妈等亲人,“那也是他们的亲戚,该去看看。”本报记者 钱也   重庆晨报报道引关注 当晚寻亲人就有结果   11日,重庆晨报8版报道胡家兄弟“帮妈妈找妈妈”一文后,引起广泛关注。不少市民致电本报966966热线,提供线索。记者通过梳理,初步认为王春淑的老家可能是来自涪陵区白涛镇石门乡山窝附近。   11日下午,记者联系上涪陵公安局白涛分局,警方非常重视,副局长陈爽根据信息进行查找。白涛镇石门乡山窝确实有叫“罗天权”的人,身份是教师。与王春淑念叨的“敲钟上课了”非常吻合。   11日晚,民警陈爽、涂馨丹,辅警吴幸隆、蒋雪坪赶到罗天权的家调查走访。可罗天权对王春淑并没有印象。   民警又找到曾经在石门教过书的陈勇。陈勇对王春兰有印象,并提供了她所在的生产队,民警通过生产队队长找到王春兰。王春兰看过照片,觉得照片像姐姐王春淑。但她已经18年没有见过姐姐,有些不确定,建议让王春淑的女儿潘小莉看。   当晚9点多,潘小莉看到照片上的人惊呆了。时隔15年,当初还是小女孩的潘小莉如今已嫁为人妇。看到妈妈现在的样子,哭得停不住,当时就表示要去见妈妈。   潘小莉扑到妈妈怀里放声痛哭。   胡春红、胡军见到姐姐,十分亲近。

“新智教育”是由多家教育公司联合成立的专业化集团公司;更是国内线上家庭教育领军品牌。我们承诺:不断推广并普及家庭教育理念。以服务家庭,回馈社会为终极战略目标;以创造物质精神和谐的生活空间,帮助千万家庭树立正确的家庭教育理念为己任。本着“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宗旨,努力为祖国培养更多“高素”“高能”“高分”型卓越人才而坚持不懈。推荐阅读/观看:新智教育 http://www.iqiyi.com/w_19ry3ol5yp.html

  • 上一篇:上海电视剧盛典 张嘉译获“最具表现力男演员”
  • 下一篇:最后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