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公司荣誉 > 文章列表

三亚立法“处女秀”:保护白鹭|国际法形成性考核册答

作者:福建省医学会血液病学分会 来源:www.fjhematology.org 发布时间:2015-07-27 12:14:18
 

三亚立法“处女秀”:保护白鹭公园   获得地方立法权后,首个立法项目是保护白鹭公园   保卫公园:三亚立法“处女秀”   -海南日报记者况昌勋   核心提示   今年5月27日,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表决通过《海南省人大常委会关于三亚市开始制定地方性法规时间的决定》,三亚市自2015年6月1日起可开始制定地方性法规。   三亚因此成为新修改的《立法法》公布实施后全国首批开始行使地方立法权的城市。此后,《三亚市白鹭公园保护管理规定(草案)》公布于众,目前正在广泛征求意见。   三亚为何将首次地方立法权“献给”一座城市公园?   记者调查发现,对白鹭公园进行立法保护只是三亚保护广场公园的一个开始,它的背后则是三亚让景于民、让绿于民,提高市民生活幸福指数的民生考量。   全城动员,为一座公园立法   “我们要打好白鹭公园保卫战,坚决不允许在公园里开发房地产项目,真正实现让景于民、让绿于民,切实提高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幸福指数。”   7月9日,三亚市商品居委会居民冼金桃家,召开了一次家庭会议,不过他们讨论的不是家庭事宜,而是围绕一座公园。   “会上七大姑八大姨,七嘴八舌,大家都很积极,都有话说,说了很多的设想和建议。”第二天,冼金桃要作为家庭代表,担负“重托”,参加由三亚市人大组织的一次调研会。   冼金桃家庭会议讨论的公园,叫白鹭公园。今年,这座公园,从政府到民间,一直是三亚市的焦点。   今年,三亚市获得地方立法权,将白鹭公园保护管理列入第一个立法项目。目前,《白鹭公园保护管理规定(草案)》经过数次调研讨论、修改等,正式向社会公布,广泛征求社会各方面意见,以便进一步修改。冼金桃参加的人大调研会就针对这部法案上门征求周边居民的意见。   为一座公园立法,一座公园成为全城焦点,这似乎“不可思议”,却又在“情之中”。说起公园,三亚市民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随着城市发展脚步加快,三亚可谓寸土寸金,不少公园被消失、被侵蚀、被蚕食……作为市民休闲娱乐场所、作为游客度假小憩之处,广场公园逐渐成为“稀罕物”。作为三亚市区唯一的生态净土白鹭公园,也面临着房地产商的虎视眈眈,让不少市民为此“忧心”。   省委常委、三亚市委书记张琦到三亚赴任不久,就提出了“白鹭公园保卫战”,他说:“我们要打好白鹭公园保卫战,坚决不允许在公园里开发房地产项目,真正实现‘让景于民、让绿于民’,切实提高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幸福指数。”   这句话,说到了三亚市民的心坎上!   随后,三亚获得地方立法权后,又将白鹭公园保护管理列入首个立法项目,更是让三亚市民看到了“定心丸”。不过,对公园立法仅仅是第一步,三亚公园建设、保护、管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那些被消失、被侵蚀的广场公园   名花公园、儿童公园被侵蚀;大东海广场“老态龙钟”,鹿回头广场已成停车场   立法保护白鹭公园,一时间“白鹭公园”成为三亚舆论热词,究其原因,还要将视野放宽,从三亚广场公园的整体情况说起。   从边陲小镇到“国际化旅游城市”,短短二三十年,三亚的变化让人惊叹。然而,发展的代价更是不菲:防护林被破坏、红树林被侵蚀、山体被破坏……随着城市发展,土地升值,寸土寸金,本就不大的三亚,土地成为稀缺资源,于是市民休闲的广场、公园就成了逐利各方的“肥羊”。   “以前,大家捐款修建儿童公园(后更名红树林公园),而现在儿童娱乐设施破坏,公园被切割成了一块块,做成了停车场、商铺等。”三亚退休职工陈琼香说。   另一位三亚市居民陈克诚说:“白鹭公园的下洋田那里,也是你来一块、我来一块,虽然每一块都不大,但是慢慢地被侵蚀就没了。”   在网络论坛上,网友“不吃钩的飞鱼”将红树林公园被侵蚀的照片贴出,“新风桥修好两年了,可是修桥工人的临时工棚一直屹立不倒”“侵占公园的一个垃圾车停车场,恶臭难闻”“儿童公园唯一标志建筑变成了汽车租赁、洗车场和烧烤摊”“当年政府下大力气把大排档清理出去,现在又被啤酒广场再度侵占”“被损坏的设施”……记者一一走访,发现网友所述属实。   照片一贴出,就引起了共鸣。“三亚没少年宫,唯一的儿童乐园被霸占了一半”“怀念上个世纪90年代的儿童乐园,环境设施多好,现在搞得面目全非”“曾经每天带小孩去玩,现在搞得七八糟的很少去了,爱护公物人人遵守!”……网友们纷纷回复道。   记者从大东海广场出发,沿着榆亚路、凤凰路,到三亚市公安局,这一路段原本分布着大东海广场、鹿回头广场、白鹭公园、名花公园,一度被三亚市民引以为豪,而如今,这些公园的命运大多“不幸”。   大东海广场紧邻大东海,建于上个世纪90年代,如今已是“老态龙”,广场内许多中低端商业经营项目侵占沙滩、绿化和公共空间,已经影响了广场正常功能的使用;   鹿回头广场几经被“切割”后,又为了开发利用城市地下空间引入“沃天堂”项目,几经折腾,最后成为“烂尾”,导致原有广场功能残损,如今只剩下“沃天堂”的地面建筑和一个停车场。   名花公园也已被数栋“苹果树”房地产大楼代替了。在凤凰路与新风路交叉口,绿地与楼盘相连、倚靠临春河畔,数栋“苹果树”状的楼房格外显眼,这就是美丽之冠大树公馆。“这片地有一部分原是名花公园的用地,几年过去了,公园不知道能不能建起来。”据知情人士透露,这块用地面积约5.6万平方米(约83亩),原本是规划建“名花公园”。而大树公馆曾被媒体披露:未按照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规定进行建设,地上超高、地下超标。   广场公园在三亚成为“稀罕物”,以至于去年临春岭森林公园建成对外开放后,每逢周末入园人次达到近万,被称为三亚免费“万人景区”。   白鹭公园,不可承受之重!   在公园捕鱼、破坏红树林,甚至伤害白鹭等行为破坏着生态净土;开发商的觊觎更是让市民坐不住   白鹭公园因白鹭而闻名。   位于三亚市临春河畔的白鹭公园,地处三亚河红树林保护区的边缘,占地面积26.7公顷,其中水域面积9.6公顷,自2002年初步建成开放后成为市民和游客的主要休闲场所之一。公园中心的小湖叫“白鹭湖”,约有9万平方米水面积,白鹭常在此栖息。   然而,近年来日益加快的城市建设和居民日益增强的休闲活动意识,使得白鹭公园每天人流量大幅增加,公园环境承载力的超负荷使得公园环境和设施遭到破坏。小动物、摩托车、电瓶车在公园内穿行,流动摊贩、经营性服务不规范,市民在白鹭公园捕鱼、破坏红树,甚至伤害白鹭等行为时有发生。   “过去,湖边、湖心到处是白鹭,而现在由于破坏红树林、伤害白鹭行为,以及大而杂的音乐声,让白鹭不敢栖息,这些年白鹭逐年减少了。”三亚市民陈先生说。   今年,三亚市人大组织相关部门对白鹭公园进行调研后也发现,公园河道不畅通,潮位标高控制不善,曾造成红树林大面积死亡。由于白鹭湖和三亚两河红树林内长期捕鱼抓虾行为得不到有效制止,白鹭的生存环境要求不能满足,公园内的白鹭也越来越少。   近两年,网上一则流传的消息更是让三亚市民“坐不住”。这则消息称开发商已盯上白鹭公园,想把这个公园变成商业广场或者房地产项目。为留住这片休闲绿地,网民甚至发起保护白鹭公园投票行动。   不少网友认为,随着三亚的发展,很多公共场所已被用作商业目的开发,应当为缺少活动空间的三亚市民留些贴近自然的公共绿地,不应一味追求商业利益而忽视市民呼声。“杀鸡取卵,涸泽而渔。”网友余小鱼这样形容公园被侵占的后果。   网友的呼声,得到了省委常委、三亚市委书记张琦的回应。“生态环境是三亚最核心的竞争力,也是三亚最大的民生。有的老板盯上了白鹭公园,企图在公园里以建地下停车场的名义搞房地产。”今年5月,张琦在给全市党员领导干部讲党课时说:“今年市‘两会’期间,我提出要打响白鹭公园‘保卫战’,就是决心要守住三亚市区这块唯一的生态净土。”   “公园保卫战”从立法起笔   草案规定:任何个人和单位不得侵占白鹭公园;市民建议:加大对不文明行为惩罚力度   公园不能再丢,绿地不能再少。从政府到社会,已经达成共识。三亚生态环境保护,从白鹭公园“保卫战”开始,那么三亚又如何打好这一仗?   “目前三亚市正在对白鹭公园进行改造,恢复白鹭公园的生态,提升公园景观。并对公园内存在的不文明行为进行劝阻,但收效甚微。”三亚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委员、法学博士苏东波说,为切实保护白鹭公园现有资源环境,最根本的方法就是把保护白鹭公园上升至法律层面,使白鹭公园的保护管理工作做到有法可依。   今年全国“两会”给三亚送来了一份大礼。新《立法法》第七十二条规定:“设区的市的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根据本市的具体情况和实际需要,在不同宪法、法律、行政法规和本省、自治区的地方性法规相抵触的前提下,可以对城乡建设与管理、环境保护、历史文化保护等方面的事项制定地方性法规,法律对设区的市制定地方性法规的事项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这意味着全国所有的设区市都将拥有地方立法权。三亚自去年底已经正式撤六镇设四区,成为设区市。   5月27日,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表决通过了《海南省人大常委会关于三亚市开始制定地方性法规时间的决定》,三亚市自2015年6月1日起可开始制定地方性法规,成为新修改的《立法法》公布实施后全国首批开始行使地方立法权的城市。   其实,早在今年1月,三亚市人大就为获得地方立法权而作了准备,向社会、市级国家机关、人大代表征集立法项目,其中立法管理保护三亚市白鹭公园的呼声最高。   经过6次讨论修改,6月26日上午,三亚市人大常委会召开会议对《三亚市白鹭公园保护管理规定(草案)》(以下简称《规定(草案)》)进行审议。   据透露,《规定(草案)》其中含金量最高的一条是,白鹭公园的用地为城市公园绿地,任何个人和单位不得侵占或擅自改变其使用性质,不得以出租、合作、合资或者其他方式改作他用。因城市基础设施建设需要临时占用的,应按照《海南省城镇园林绿化条例》办理临时占用绿地许可,并按时退还用地,恢复原状。   《规定(草案)》还规定,经批准的白鹭公园规划不得随意调整,确实需要调整的,应按照法定程序,报三亚市人民政府批准,并向三亚市人大常委会报告,经其审议同意后方可组织实施。   此外,《规定(草案)》还对白鹭公园管理内容进行了丰富完善、对市民行为进行了约束,并制定了相应惩罚制度。   “白鹭公园是市民的公园,公园立法不能关起门来立法,而是要开门立法,要征求广大市民的意见。”苏东波说,为此三亚市人大在征求民主党派的意见的同时,也下到社区基层,听取本地居民和游客的意见。   “《法规(草案)》对不文明行为的处罚力度太小了,只是罚款50元到100元,很多人都不在乎的。应该加大处罚力度,同时建立黑名单制度,在上和媒体公布出来,起到警示作用,就像开车闯红灯,罚款200元很多人不在乎,但是扣6分大家就怕了。”在三亚生活了10多年的辽宁沈阳人刘家平说。   三亚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许焕中表示,只有广泛听取老百姓的意见,集思广益,才能将这部法律立得更有质量,三亚市人大将会就市民的意见和建议进行研究和论证,对于确实需要补充或修改的意见和建议将纳入立法中。   立法之后,公园如何管理?   立法重要,执法更重要;大东海和鹿回头两广场的拯救行动也在筹谋中   对白鹭公园进行立法,只是三亚保护广场公园的一个开始,未来还需要很长的道路要走。   “立法重要,执法更重要。”陈克诚认为,应该明确执法部门,如果执法不严、管理不好也应该追求法律责任。此外,目前白鹭公园为开放式公园,没有围栏,随处可以进出,禁止市民带宠物进入、骑电动车或摩托车进出,都有一定的难度,建议用生态的篱笆将公园围起来,开设几个门,由专人值守。   刘家平也提出,立法需要有延续性,公园需要系统性管理,建议规定管理部门、管理人员的职责和保障经费等。   许焕中表示,针对居民提出的规划问题,三亚将出台细则加以完善规范。目前,三亚市园林环卫局已经递交关于白鹭公园升级改造的方案,将增建休闲广场、升级建设设施、加建历史博物馆等,对公园建设进行整体提升。   白鹭公园“保卫战”是三亚保卫广场公园的第一个战役,却不是最后一个战役。   三亚市委、市政府已经下决心“拯救”鹿回头广场和大东海广场,并邀请了美国UI公司进行规划设计。据美国UI公司主席托马斯?卡兹罗斯介绍,将挖掘鹿回头历史文化价值,把鹿回头广场打造成三亚的“城市客厅”;把大东海广场打造成商业空间和三亚的“O2O中心”,建成后将成为大东海旅游度假区中市民、游客欢度假期的理想之所。   同时托马斯?卡兹罗斯还提出,建设丝绸飘带形的交通衔接元素(即高架人行天桥),将鹿回头广场和大东海广场连接为一个整体,避开机动车道交通,创建一条更好的城市通廊。   张琦表示,大东海和鹿回头两个广场的设计要具有公园的功能性质,既是市民广场也是市民公园。广场要更进一步突出公园的特色和公园的性质,布局绿廊、绿化、绿色,考虑栽种本地的热带特色水果,把两个广场建设成为服务市民,为市民提供集休闲、娱乐、餐饮等于一体的市民公园。同时,结合海绵城市建设,将这两个广场建设成为三亚海绵城市中的“海绵广场”。   另据《三亚中心城区综合公园绿地规划指标表2020》的规划,三亚计划在2020年之前建成月川湿地公园、海坡公园、城市活力公园、南新公园、新区公园、金鸡岭公园、红树林公园、洲心公园等一批公园。《三亚市生态修复、城市修补工作行动方案》也已经确定,7月底开工建设金鸡岭桥头公园等一批市民休闲娱乐公园,明年1月底前实现竣工。   (海南日报三亚7月21日电)   相关链接   地方立法权   是指省、自治区、直辖市、较大的市的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根据本行政区域的具体情况和实际需要在不同宪法、法律、行政法规相抵触的前提下可以制定地方性法规的权利。   根据新《立法法》第七十二条规定:“设区的市的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根据本市的具体情况和实际需要,在不同宪法、法律、行政法规和本省、自治区的地方性法规相抵触的前提下,可以对城乡建设与管理、环境保护、历史文化保护等方面的事项制定地方性法规,法律对设区的市制定地方性法规的事项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 上一篇:七月“贵州好人榜”发布两名贵阳人|泰罗奥特曼国语高
  • 下一篇:谚语里的法律误区(以案说法) |冷酷老婆啵一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