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公司荣誉 > 文章列表

两位川军战友70年后重聚|网游之血色

作者:福建省医学会血液病学分会 来源:www.fjhematology.org 发布时间:2015-07-06 15:05:17
 

两位川军战友70年后重聚

重走川军出川抗战路系列(40)

两位年龄加起来近200岁的抗战老兵,在战争结束70年后,因为同样的眼疾被命运的大手推到了一起。惺惺相惜间,他们惊喜地发现彼此竟是在同一个部队扛过枪的战友,而这一场缘分都源于腾讯·大渝“重走川军出川抗战路”。

“我没想到这个年纪还能见到新六军的战友。”两双满是老茧、经历无数战役和坎坷的手握住的那一瞬间,现年102岁、来自忠县的老兵韩灿如和93岁、来自大足的老兵蒋辉全都激动不已。

“此次相遇,也是一个巧合。” 重庆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组织负责人介绍,今年他们看到腾讯·大渝网举行的“重走川军出川抗战路”活动后,派出志愿者对老兵进行本年度的慰问筛查时发现他们视力都下降严重,几乎已看不见东西。志愿者陪同老人在当地医院初步检查后诊断二老患有不同程度的白内障,二老的生活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而后志愿者组织一直在寻求医院免费救助这两位曾经用生命保家卫国的老兵,在志愿者的努力下,6月29日,重庆爱尔眼科医院派出苟甫伟副院长为首的医务团队先后去到忠县和大足,将两位老兵顺利接到医院,全方位检查之后,将于近日为老人免费实施白内障摘除手术。

102岁老兵韩灿如:曾负责南京投降日军缴械

韩灿如现居忠县小儿子家中,由50多岁的小儿子韩旭东夫妇俩照顾老人。初见韩灿如,很难看出原新六军14师军械处中校主任韩灿如的一点风采,他更像一个双手粗砺如锉刀的老工人或老农。

这双手在1945年的日军南京受降式上,负责清点南京市区的日军军械,见证了新六军的光荣和骄傲;在1948年东北辽西原野上,这双手甩掉军官配枪,见证了新六军的覆亡;后来,在老家挑水扛盐包、掩埋自尽的爱妻、在雷马屏农场做苦工,这双手见证了一个职业军官后半生的坎坷生涯。

活过一个世纪的韩灿如,如今思维仍清晰敏捷,谈话之后,你会有惊奇的发现。1937~1948年,在他11年的戎马生涯中,见证并亲历了诸多重大历史事件:川军出川、缅北反攻、芷江洽降、南京受降….. 尤其是南京、上海以及沈阳的受降经历,让老人深知“日本这个敌人厉害”。

韩灿如家里兄弟姊妹共5人,他排行老二,韩家先辈都是从商,“我父亲经营的商号,从内江和自贡批发糖、盐到忠县卖。”

老人少年时,正值四川大小军阀混战,“他们攻进忠县县城,长官犒赏部队三个头的自由,就是让他们抢劫!当时我对军人的印象很差,非常反感!”

但他最终也穿上了军装。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四川学生上街游行集会,“喊的口号就是支持刘主席!派兵出川抗日!”。他很受鼓舞,瞒着家里报考了军校。

考入特训班,韩灿如临走前才给家里写信,来宽慰母亲。“大概的意思就是,国难当头,形势紧迫,我不去不行,家里兄弟三人,总得有一人从军,自己去总比抽丁好,您就当少生了我这个儿子吧。”

1941年底,韩灿如回到重庆,考入中训团社会训练班第6期。随后,他奉调驻印军总部运输团,实际为驻印军筹建坦克战车部队。“我们经过贵州到云南,我还记得24道拐,沿途不少翻车和尸体。”

1943年初,韩灿如乘飞机从昆明到印度,在驻印军总部运输2团2营担任少校营长。韩灿如在驻印军总部一年多,“史迪威倒是见得很多,他没有官架子、平易近人,对中国士兵很友好。他常开着小吉普,背着他的小卡宾枪四处巡视。”1944年底,韩灿如所在的14师奉令到了湖南。

“八·一五”那晚,14师的文工团正在组织看京剧,突然传来日本投降的喜讯。“到处都在放鞭炮,美国人更夸张,用枪炮对天射击,直到把阵地里的弹药都打完,仗打完了,这些东西他们也懒得带走。”

“9月9日日军南京受降,之前我们就飞到南京,我们住在四川北路,对面是冈村宁茨的总部,他出来,轿车上插着一面小红方旗。”韩灿如的同学赵振英少校负责警戒会场,韩灿如是中校,负责南京市区的日军缴械。“日军整个部队,把武器收拢,擦干净,集中在一个仓库,我们清点登记,大多是轻武器,重武器很少,老百姓讲,从芜湖到南京,日本人把重武器投进江里不少,他们不让你用这些东西。”

缴械的时候,日本人提着大瓶的日本清酒要送给韩灿如,“我拒绝了,让翻译告诉他们我负责缴械只要武器!”在冈村宁次总部,韩灿如见过日军的“敌我态势图”,“日本人的情报工作很细致,中国军队的部署位置,他们标定得非常准确清晰。”

韩灿如也到过东北,“在沈阳遣返日本战俘的时候,他们说20年后再见,很是嚣张,这就是日本人,不简单的敌人啊。”

93岁老兵蒋辉全:随川军出川抗日冲锋陷阵

现年93岁的蒋辉全住在大足区龙岗街道前进村,家庭经济不佳,人丁也不算旺,但身体还好,只是近几年眼疾越来越严重,几乎已经看不见东西了。

蒋辉全一直在乡村里过着平静的生活,与其他农村房舍不同的是,蒋辉全老人家门口的挂着一个牌子:抗战老兵,卫国勇士。这是由来自944c15637732fb55a15885c61e132c25的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授予的。

如果不是那一场把绝大多数中国人卷入当中的战争,蒋辉全可能与其他乡间老农一样,一生过着平凡的生活,回忆中也不会有那么多痛苦的战争记忆。蒋辉全,这个抗日老兵,曾经是中国远征军的一员,随新六军在缅甸抗击日军,身经百战,杀敌无数,并侥幸活命回国。

蒋辉全17岁时,即1939年,正是全民抗战的第三年。其时,蒋辉全是当时的四川省大足县高升镇羊儿村人,务农为生。因抗战战事惨烈,兵员不足,蒋辉全被部队带走。在四川省安岳县受训驻防了一年后,蒋辉全随川军出川抗日,编入第54军,辗转湖北、湖南一带阻拦日军铁骑。期间,蒋辉全手持冲锋枪,在枪弹雨中冲锋陷阵,表现英勇,被提拔为排长。

1944年,蒋辉全被抽编入新六军50师150团,这就是国际上赫赫有名的中国远征军,这次走出国门来到缅甸抗日。这是一次异常惊险的出国经历,尽管年事已高的蒋辉全的抗战记忆时见混淆之处,但在缅甸战场上的艰苦和伤痛,细节之处他依然记忆的相当清楚。

“那时候经常好几天没得东西吃,太遭孽了,吃了太多的苦。”蒋辉全回忆,缅甸战场上,中英两国军队合作抗日,中国军队负责打右翼。频繁的战事中,补给不足、装备落后的军队伤亡惨重。蒋辉全身上也留下了多处枪伤。在与日寇拼刺刀的时候,他的鼻梁骨被刺刀划伤。右手手指被炮弹炸伤,他自己用布条绑起来,以致现在右手手指都弯曲得厉害。

“和日本人打得太凶了,能活下来,我命大啊。”相比起战友来,蒋辉全自认还算幸运。缅甸密支那一场战役中,新六军10多个连队与日军激战,最后将日军歼灭,而中国军队只幸存了4个人,蒋辉全就是其中一人。由于每天都目睹战友死亡,到后来蒋辉全已经忘记了害怕和悲伤。

蒋辉全回国时遗失了所有的证件,导致他回国后一直不被相关部门认可,直到最近几年的抗战老兵筛查又发现了他。由于经济原因,老人已经数十年没到过重庆,此次来渝治疗,是他近70年来第一次“进城”。

同军战友:70年后相聚再忆新六军

韩灿如和蒋辉全所属的新六军,源于当时号称“天下第一军”的新一军。因为去年一场大病,蒋辉全思维混淆,记忆大幅减退,很多战争细节蒋辉全老人已经回忆不起来。

在爱尔眼科的病房里,韩灿如老人握着蒋辉全的手一直在努力回忆他们新六军曾经的点滴。

从印度回来的新六军为什么特派主打南京受降,因为这支抗日劲旅之军容和实力,堪称当时之最。“我们新六军官兵服装全是罗斯福呢,美式皮靴。我们的兵,不敢一个人上街,怕遭扒军装,因为当时国内的兵,军装烂旧,军官服装都没有我们新六军士兵的军服好。我们的给养是每人每天三两肉,从云南用火车拉过来。”

“他们是永远都不会被压垮的老兵!”在医院病房,重庆爱尔眼科医院陈茂盛院长听两位老兵讲述这一段历史后发出赞叹。为方便两位老兵交流,院方专门安排了VIP病房让二老同住,择日将对二老进行全面的检查和手术。

陈茂盛:将开展老兵关怀救助活动

6月30日,陈茂盛为韩灿如、蒋辉全两位老兵做了全面的术前检查。经检查,韩灿如左眼玻璃体混浊伴后脱离、右眼屈光介质混浊不清,蒋辉全双眼屈光介质混浊、眼底窥不清。院方经过仔细研究,决定对二老实施飞秒激光白内障摘除手术和多焦晶体植入手术,手术总费用预计近5万元,医院对费用实施了全免。

“敬佩老兵,他们晚年的健康问题需要我们关注。”据陈茂盛介绍,老年人罹患青光眼和白内障的几率很大,尤其是老军人,本身因伤导致白内障的几率就很大,加之年龄太大易致视神经萎缩。而有些老兵居住在农村,经济和医疗条件都跟不上,退伍老兵的眼健康问题很严峻。

为此,陈茂盛代表重庆爱尔眼科医院表示,将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快速准备,开展“老兵眼健康关怀月活动”,为抗战老兵、退伍军人实施免费的眼健康检查和手术费用减免。



  • 上一篇:永顺老司城申遗成功 成为湖南首个世界文化|cefiro皮带
  • 下一篇:邵阳一退休官员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 |善恶图文本
  •